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企业频道 > 焦点新闻 正文
创客张乐年:抵押了3套房自主研发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
2015年11月26日 09:44:35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张乐年(左)和恩师星野政宏在一起。

  粗看是灰色粉末,在显微镜下却是无色透明的晶体,这个东西叫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寻找双创之星”行动中,钱江晚报记者在台州市一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能科技)见到的这个碳化硅,纯度已达99.99%,接近国际领先水平,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什么是碳化硅?家用400W洗衣机的变频器是由硅材料制成,如果将材料换成碳化硅,同等条件下可以降低电力损耗70%,体积减少75%。眼下,它是38岁创客张乐年为之疯狂的宝贝,甚至为它抵押了三套房。

  学金融做外贸

  他却为碳化硅沉醉

  房顶水泥脱落,地面裂缝四开,在这样一个集实验、生产、办公、仓库为一体的陋室里,记者见到了“一能科技”总经理张乐年。本科学管理、留日学金融的张乐年,从外贸起步,做的是金属材料、半导体原材料等贸易。

  2008年,国内太阳能产业处于起步阶段,一些企业因技术落后无法发展,张乐年希望能介绍一位国外专家给予技术支持。正是这个时期,张乐年在东京结识了日本半导体行业专家、NEC的工艺前总工程师星野政宏,也从他那儿知道了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

  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是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技术之一,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把发展半导体碳化硅技术列入国家战略。而我国该产业较薄弱,高纯碳化硅原料生产技术被国外垄断,进口原料高达2000美元/公斤。

  当光伏产业陷入低谷时,张乐年却盯住了碳化硅。2012年,他忽然想到创业,自主研发半导体碳化硅生产技术。这可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活,他一个技术门外汉,行吗?

  比他更疯狂的,还是他的那位老师星野政宏。1978年就到过中国,给中国企业当过技术指导的星野政宏,始终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也被张乐年的真诚求教和创业精神所感动,已77岁高龄的他决定帮助张乐年。

  “搞这个项目,对我来说也很有挑战。”星野政宏说,“当年乔布斯重回苹果公司,只象征性地拿1美元年薪。我对一能公司也很有信心,我零工资。”

  研发是艰辛的。没有现成的成套设备,张乐年就从海外订购零散的设备和器件,组装生产线;没有现成的技术,张乐年就和星野政宏在小小的实验室里没日没夜地做各种测试、研发。

  2014年2月春节前夕,这家小微企业竟生产出了样品,拿到上海交大做X射线衍射分析,果然发现了碳化硅。这一晚,张乐年和星野政宏非常兴奋,这对忘年交在上海街头的大排档叫了几瓶啤酒,举杯庆祝了一番。

  垄断算是破冰了。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他们现在已经将碳化硅纯度做到99.99%,且提纯方法比国外技术更节约成本与能耗。

  花光积蓄仍坚持

  为此他抵押了3套房

  技术问题是解决了,但资金问题却横亘在张乐年面前,成为企业产业化的拦路虎。

  以前,张乐年跟着父亲做外贸生意,积累了一些资产,但自从接触了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后,他就没有舒舒服服地过过日子。

  “一能科技”是家注册资金188万元的小微企业,刚研发这个项目时,团队只有四五个人,投入小,张乐年的资金压力也不大。但是自从去年初研发出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后,要量产就发现资金成了大问题。

  “我们购买的设备都是欧洲、日本定制的,很花钱。比如,一个小小的日本气体流量计就要5000元,一个从国外定做的粉末回收设备就要80多万元。这一年中,光设备投入就化了五六百万。”张乐年感叹道。张乐年先后投入1000多万元资金,花光了所有积蓄。钱不够,张乐年父子向亲戚朋友借款了300多万元。去年,他们抵押了一套125平方米的商品房,得到90多万元资金,可很快就花完了;又用个人信用贷款了50万元,依然入不敷出;今年,他们又用两套房子打包抵押了200万元。要不是最后一套房产有按揭没法抵押,张乐年现在就是一个“无房户”了。

  “除了技术,现在我们什么都缺。”张乐年告诉记者,由于技术验证等问题,虽然已有意向订单,但量产可能还需要几个月时间。

  去年,“一能科技”获得第三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新材料行业企业组第三名后,张乐年团队一度曝光在资本市场聚光灯下,曾有50多家“风投”找上门来,但最终还是没有资本引入。

  “有些风投的条件比较苛刻,需要固定收益、个人资产担保;有些风投对公司的估值太低;同时半导体是高投入、高产出、高风险的行业,大部分风投还在观望。现在我们还在咬牙坚持,我坚信自己的技术,也相信第三代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张乐年信心满满,他们已在研发、生产晶片,“希望引进国内外相关企业,在台州打造一个碳化硅半导体基地,形成一个全产业链。”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记者 陈学东  编辑: 郭林
相关稿件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