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企业频道 > 焦点新闻 正文
走亲民路线还是坚守高端市场?铁皮石斛遭遇成长烦恼
2015年09月29日 09:24:48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游客在义乌森山种植基地观赏采摘铁皮石斛花。
 

  过了“秋分”,杭州各大老字号中药店里,问价铁皮石斛的市民又渐渐多了起来。在体育场路的一家药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两年铁皮石斛降价很快,现在产自雁荡山地区的3年生鲜铁皮石斛也只要450元一斤。“每克才9毛钱,这在前几年连进价都不够。”

  浙江是铁皮石斛的传统主产区,一直以来雁荡山一带的铁皮石斛更是名声在外。据专业人士分析,如今铁皮石斛价格日渐亲民,与产自云南等外省的铁皮石斛大量涌入浙江不无关系。

  面对市场变化,浙江铁皮石斛是该提升品质,坚持走高端路线,还是放下“身段”,以实惠的价格走进寻常百姓家?这已是当下浙江铁皮石斛生产、加工企业需要集体思考的问题。

  像吃精品水果一样

  吃铁皮石斛

  早在20世纪80年代,省医学科学院就在省内开展铁皮石斛试管苗工厂生产技术和人工栽培研究,并应用推广。90年代,浙江又在全国率先实现铁皮石斛人工栽培、规模化种植和产业化发展。尤其,温州乐清更是形成了全国闻名的铁皮石斛种植产业基地。

  然而,近些年,随着栽培技术普及,云南、广西、福建等地农户也纷纷跟风种植铁皮石斛。如今,浙江省以外的铁皮石斛种植面积也有5万多亩,总量超过浙江。

  “云南等地气候温和,铁皮石斛生长周期较短、产量高,因此往往价格较低。”中科院华南植物园首席研究员段俊说,大量外地产的铁皮石斛涌入,对浙江铁皮石斛价格形成不小的冲击。“前年3月可以说是分水岭,在那之前铁皮石斛价格经历了5年多的上涨;之后,一大批2010年以后在省外建起来的铁皮石斛基地进入盛产期,价格就一路下调。”他说。

  “现在,在云南当地,铁皮石斛鲜条收购价最低只要每斤七八十元钱,运到浙江后批发价格也只有100多元。”浙江磐安月塘铁皮石斛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郑方正说,受此影响,以前动辄上千元一斤的优质铁皮石斛,现在批发价也只有三四百元。

  价格下跌,却并没有影响农户们种植铁皮石斛的积极性。据省农业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几年浙江铁皮石斛基地发展较快,已遍布钱塘江沿岸的临安、桐庐、建德,天台山一带的天台、磐安,还有浙南的龙泉、莲都等地,总面积近3万亩。

  “种的人多了,降价在所难免。与其抱着卖高价的幻想,不如调整心态,开拓新的消费群体。”郑方正坦言,“以目前的价格销售,虽然利润没有以前高,但每亩地产值也有七八万元,还过得去。”他说,他更希望把市场做大,让每个老百姓都能像消费高端水果一样,消费铁皮石斛,用它榨汁、泡茶、煮粥。

  像保护生态一样

  保护浙产石斛品质

  生长周期长,使得浙江铁皮石斛在生产周期上处于劣势,但也造就了它更好的品质。省农业厅首席中药材专家何伯伟介绍:浙江四季分明,冬天寒冷的气候让铁皮石斛生长速度减慢,往往需要3年才能采收。然而,也正是因为经历了一个个严寒的考验,浙江铁皮石斛激发出更多次生代谢产物,品质也更优。

  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兰溪锦荣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马国荣认为,浙江铁皮石斛应该坚持走高端路线。“打价格战,我们没有优势。只有打好品质牌,细分市场才能应对低价竞争。”他说。

  几年前,做汽配等生意起家的马国荣看准高端铁皮石斛市场,投资4000万元建设了占地394亩的全智能栽培基地。他还选择了栽培难度大、但营养成分高的铁皮石斛品种“圣兰8号”,通过全自动肥水配比、灌溉等先进技术,进行无公害铁皮石斛生产。

  今年,马国荣的第一批7吨铁皮石斛上市,每斤售价800元,远高于普通铁皮石斛的售价。为了与其他铁皮石斛区分开,他放弃传统的批发渠道,借助微信等直接向高端消费者营销。他说,今年的铁皮石斛基本卖完了,市场反响很好。

  浙江的绿水青山优势,也是浙江铁皮石斛以质取胜的关键。两年多以前,“唯珍堂”铁皮石斛有限公司负责人吴纪贤瞅准了丽水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在龙泉建起铁皮石斛种植基地。“只有水好、空气好,才能种出回味微甘的好石斛。”他说,如果水质不好,种出来的铁皮石斛容易酸涩,更不用提滋补功效了。

  今年不少铁皮石斛大幅降价,吴纪贤的铁皮石斛却不受丝毫影响,还卖出了每斤上千元的高价。他说:“这两年,丽水绿水青山的名声越来越大,我不用做广告,客商们自己就找上门收购我的铁皮石斛。”

  像人参产业一样

  做好铁皮石斛深加工

  “我更关注的是如何延伸铁皮石斛产业链,做大蛋糕。”现代联合集团从事铁皮石斛生产、加工多年,负责人方治平说,深加工能力不足极大地限制了浙江铁皮石斛产业的发展。

  近些年,健康产业发展迅速,人参等中药材产业日渐壮大,去年全国人参总产值已超过400亿元。然而,去年我省铁皮石斛产值却仅有35亿元,虽占了全国的七成多,但总量依然很小。“浙江铁皮石斛目前仍以鲜销和初加工产品为主,极大地限制了产业的发展。”方治平说,日前,现代联合集团与中国石斛科技产业联盟发布《浙江铁皮石斛发展蓝皮书》,对浙江铁皮石斛产业链发展提出了不少建议。

  同样看好铁皮石斛深加工的还有雁圣源铁皮石斛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呈勇。今年7月,吴呈勇推出了铁皮石斛手工皂,每块定价88元。起初只是想试着卖卖,可出人意料的是:短短两个月,2.5万块手工皂通过实体店、电商平台等渠道销售一空。“算算账,销售手工皂的利润比单纯销售铁皮石斛鲜条的利润高了6倍,投入的研发费用短期内便已收回。”吴呈勇尝到了甜头,如今又打算研发铁皮石斛牙膏、面膜等深加工产品。

  “如果铁皮石斛能够作为食材,加工前途更是广阔。”何伯伟告诉记者,目前,铁皮石斛作为中药材,它的相关产品需按照中药管理,对新产品开发限制重重。为了迈过这道坎,目前现代联合集团等5家省内龙头企业已启动人工种植铁皮石斛进入新食品原料名录申报工作。“一旦获得国家批准,将实现铁皮石斛从药品到食品、从药房到厨房的历史性跨越,也将给铁皮石斛产业带来巨大发展。”

来源: 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作者: 记者 翁杰 通讯员 厉宝仙 高晓晓  编辑: 郭林
相关稿件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