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企业频道 > 焦点新闻 正文
让“超人”去跑腿送外卖
2015年04月20日 09:00:45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人”迷。

  第一次走进他的办公室,最吸引目光的全是办公桌背后的“超人”元素:玩偶、T恤、海报什么都有,角落里还能发现蜘蛛侠、美国队长、绿巨人等小伙伴。

  “我家里有二三十件的‘超人’T恤,夏天的时候每天都换着穿。”郑飞科说。

  这位有个性的“85后”创始人,虽说外表依然难掩一丝稚嫩,但其公司的业务已初具规模:短距离配送业务已经遍布全国十几个城市,名为“风先生”的配送员工达到数千人。

  “你用手机APP点一份外卖,或一杯咖啡,绝大多数的商家是没有时间来送货上门的,这个时候就需要专业配送的人员来提供服务,而我们就是专门负责跑腿的‘风先生’。”郑飞科说。

  “码农”回杭,拿了100万元开始创业

  “我十一二岁就开始学写代码,家里全部是一叠叠的《大众软件》、《电脑报》等。后来,考进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我读的还是计算机专业。”郑飞科说。

  因为技术过硬,郑飞科在大学期间就开始冒尖。毕业前,他进入一家游戏公司负责产品和设计,之后在人人网和机锋网担任过产品经理。

  像这样的“码农”,又懂产品,在北京应该更有发展空间。但郑飞科当时希望有一种像Google、Facebook那样的团队,每个人都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同时都能严格自我要求,团队共同追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优秀的程序,而不是简单地完成工作。

  2011年,郑飞科带着自己的梦想,从北京回到杭州创业,正式运营杭州格子箱网络有限公司,他的目标就是开一家有着“Google文化”氛围的公司。

  “我们最开始做的是社交化购物,如给物品打上标签进行分享,拥有同样物品的用户之间必然会存在共同的兴趣点,从而构建兴趣社区。”这是他当初的设想。可惜,理想和现实之间有着巨大差距,这第一个创业项目失败了。

  “回头总结起来失败的原因两个:当时我在公司运作上胆子还不够放开,不像现在做‘风先生’一下子铺了这么多城市;还有时机也有问题,当时我们走得太快了,社交化购物的真正消费群体‘90后’还没有成长起来。”

  郑飞科说。当时日子过得非常痛苦,公司规模一直上不去,没钱了的窘局时有发生。

  “启动资金是几个合伙人凑了100万元,天使投资投了一部分钱。第一年不行,第二年不行,家里的父母也有点不放心了。做个生意开个店,至少也回个本吧,而我们天天在烧钱。”

  没办法,郑飞科不得不开始转型。他重新创建新项目“灯塔设计”,做APP,帮其他公司做整套的跨领域设计,包括极客社区应用“极客咖啡”、海贼王社区应用“海贼迷”、“海贼王时钟”等。

  两年时间里,他们做了10款APP,有社区类、导购类、工具类等,其中3款受到了苹果官网商店的推荐。公司开始逆转,渐渐有了点盈利。

  为餐饮店跑腿,不“代买”只送货

  2013年,郑飞科偶然地去参加了一个传统连锁行业的活动,没想到的是,他是这场活动中的唯一一家互联网公司。就是那一次,他打开了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相结合的思路,决定向O2O方向转变。

  郑飞科最早想到的是给“吃货”们做线上点单,当时整个市场竞争已非常激烈,像“淘点点”都已经起步了。“我当时就预感这个领域会成为BAT三家的必争之地,后来就考虑专门做点单的下游产业——配送。”

  2014年4月,名为“风先生”的短距离配送项目正式启动。

  第一个“风先生”是一名修车工,晚上在公交公司上班,白天给餐饮店跑腿送外卖。郑飞科说,最初自己也干过几回“风先生”,穿着公司统一的服装,开着车子去送外卖。

  体验下来他发现,配送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一片“蓝海”。就杭州市场而言,存在着跑腿公司、代购公司等各种配送形态。然后他发现一个内行才懂的奥秘,相比于纯配送,更多的同行愿意接代买的单,因为用户通过APP等方式的点单价和堂食价之间会有一个差价,其中的利润是很高的。

  但是,到了夏天,“风先生”主动砍掉了利润高的“代买”业务,专注跑腿做配送。

  “现在越来越多的餐饮店,都把外卖当作了主要业务,光靠自己店员来送不太现实,这个时候就需要像‘风先生’这样的专业团队来做这个事情。”他认为,餐饮商家“上线”是大势所趋,像代买这样的中间商,其空间会越来越小。郑飞科说,这个决定在当时看来颇有点像是“挥泪斩马谡”。

  穿冲锋衣的配送员玩上了“可穿戴”

  专注做短距离餐饮配送,为了保证订单量,“风先生”只接商家订单,不接受C端用户订单。从商业模式上,“风先生”只赚取商家的配送费,把配送做到极致。

  郑飞科的这个项目在去年一下子受到了诸多资本的追捧。2014年4月正式上线,6月获得了天使湾、经纬中国数百万元天使投资,10月拿到了光速安振近千万美元融资,如今即将开始B轮融资。

  “风先生”在帮餐饮商家赚钱的同时,也为自己赚了钱。用郑飞科的话来解释说,打通了上游商户和下游用户之间的“任督二脉”。

  如今,“风先生”主要为美团、淘点点等平台的商家做最后的配送工作。

  在获取资本青睐的过程中,“风先生”内部也开始在逐渐蜕变。最开始的时候,“风先生”主要招兼职跑腿的员工。整个流程就好像打车一样,配送任务出来后,根据地点远近,系统将任务发布给附近的“风先生”,然后由他们去完成配送。

  “风先生”的团队里,跑得勤快的人一天能接七八十单,月入万元也不稀奇。

  而到了去年年底,“风先生”变成招全职人员,月薪开到了5000元左右。之后,其业务向全国十几个城市扩张,配送团队达数千人。

  郑飞科把这份事业称之为“风帝国”,企业崇尚的是英雄文化,有着钢铁般的身躯,在最需要的时刻,风一般的速度出现,就像超人一样。

  好玩的是,喜欢穿超人衣服的他给“风先生”设计了一款美国队长款的冲锋衣。更让员工目瞪口呆的是,他为所有配送员设计了一款时下最时尚的智能手表。配送员戴着这款手表就完全可以告别智能手机,只要晃动手臂可以接受配送任务。配送员从商家拿到外卖盒,骑车送到用户手里的全程都会被智能手表自动记录在案。

  据透露,这款手表如今已开始量产,应该算得上物流行业最先进的智能穿戴设备。

来源: 今日早报  作者: 记者 金梁  编辑: 郭林
相关稿件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