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企业频道 > 消费者互动 正文
停车费收费公示难产
2015年02月12日 10:52:28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2014年底以来,“新华视点”栏目播发多篇报道,曝光国内多个城市至少一半收上来的钱没进政府口袋,以及黑停车场泛滥等停车乱象。

  新华社报道曾涉及的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四地官员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应,其中谈到停车管理中收费、涨价方式等技术性改进,但对系统性改革少有提及。与此同时,地方主管部门对停车费去向仍然语焉不详,甚至有作为落马“大老虎”敛财工具的停车公司依然在政府监管外。

  现象

  落马“大老虎”敛财工具仍难被监管

  “新华视点”记者了解到,在今年初相继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北京、上海、天津相关主管部门并未明确回应利用公共停车资源收费的数额和去向,仅有广州市交通委表示将公示相关数据。

  广州市交通委在今年两会上答复表示:“咪表泊位”属于“占用公共资源”,政府对经营者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和临时占道费,对此,政府有责任且必须向社会公开收入情况。

  在北京两会上参与停车问题讨论的北京市政协委员郑万河说:“现在停车乱收费现象说起都头疼。原来不想让大家在街面停车,所以提高了停车的收费标准,现在这个费用提高了,车辆没有减少,收费去了哪里也说不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很混乱。”

  不仅各地停车费公示“难产”,记者了解到,有地方的公共停车资源仍然难以被有效监管。北京市某城区市政市容委负责人在该区两会期间表示,现在仍然面临政府从停车公司“收不上来钱”的难题,停车公司以管理成本高为理由,不向政府交纳相关占道费。

  在天津,“主宰”城区路边停车的联华停车公司虽然隶属于天津市国资委,但天津市国资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联华公司并没有纳入国资委直接监管。而联华停车公司的官网信息则显示,天津联华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是归公安局监管。

  记者调查了解到,联华停车公司“出身”公安系统,在长期的管理运营过程中或多或少受到来自公安系统的“保护”。据了解,联华停车公司的大股东是天津联华集团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曾经就职于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联华集团的投资人之一是天津市见义勇为协会,而会长是已经落马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同时,天津联华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管理层中,多人来自公安系统或者有公安背景。

  公安系统和联华停车公司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目前依然让人产生对规划停车泊位和收费经营之间“管办不分”的怀疑:交管局停管处牵头规划停车泊位,联华停车公司负责经营,在两者千丝万缕的联系下,存在“一手画线,一手收钱”的嫌疑。

  措施

  停车管理改革技术性修补多

  记者采访发现,各地停车主管部门在地方两会上都提出了对占道停车问题的改革措施,但其中更多的是计划改变收费手段与涨价模式,而对于占道停车规划、停车公司整顿、公共资源利益分配等更大力度的停车管理系统性改革则少有提及。

  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在北京两会期间表示,停车矛盾问题乱就乱在4万多个路侧停车位,主要一个源头就在停车付费环节。对此该负责人表示,未来要将现场的现金交易减少,在前端把现金交易分离后,再谈配套管理。从国内情况看,深圳已经启动的停车手机缴费系统,能够通过技术和法律手段将路侧停车治理好。

  “用手机年轻人没问题,年纪大的人可能会有操作问题。”这位负责人说,“对于是否会引进深圳实施的手机缴费系统,或是设计其他系统,正在调研之中。”

  天津市有关部门对记者回应称,将切实规范企业经营行为,实现道路停车经营统一人员着装、统一服务流程、统一收费标准、统一票据使用、统一公示样式、统一投诉渠道。另外,还将推动停车智能监管系统建设,通过在道路停车泊位上安装智能设备,实现车辆入位自动检测、自动计时计费、现场收费实时监控等功能,利用科技手段杜绝乱收费、私下议价等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并通过推广停车一卡通,实现自动扣费、人钱分离。

  上海交通委主任孙建平表示,2015年将全面推进中心城区道路停车场电子收费管理模式。记者从上海市交通委了解到,上海市的道路停车位目前已经比较饱和,未来可能会采取浮动停车位的方式,即白天交通高峰期不允许停车,到了晚上才能收费停车。

  广州市物价局在今年两会期间面对“全国最贵停车费”质疑对政协委员韩志鹏表示,广州市物价局正与市交委一起研究阶梯式涨价,备选方案一种是分高峰期与低峰期收费,一种是按起步小时便宜后面逐步累加方式收费,第三种是调整夜间停车时段方式。

  探因

  正规停车公司办证难

  在广州,正规停车公司“办证难”问题大大困扰了社会资本投资停车场。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认为,其一是存在职能部门各自为政、审批繁琐的问题;其二是现实中“一照多址”的跨区经营问题无法解决,并成为“死结”。广州市交委表示,目前相关单位正联合研究如何减少行政审批,加强事后监管。

  在北京,一些停车公司此前与政府签订的承包协议,成了改革新政“拦路虎”。记者从北京市一些城区了解到,由于停车公司此前与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签订了承包协议,因此,去年北京市新的停车特许经营政策推行有一定难度。“按照北京的新政策,一条道路的停车收费经营权将由市场竞争决定,但是仍由停车公司拿着原来还未到期的协议合同,政府也没办法。”一位主管部门人士称。记者发现,去年北京市曾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全市路侧停车位统一编号,但由于改革推进缓慢,很多路面上的编号都已经模糊,几乎无法辨别使用。

  在天津,尽管政府主管部门表示将规范停车秩序,但是“实操”的停车公司难以规范透明,让人们对改革能否见效产生质疑。记者日前针对群众反映的天津联华停车公司随意扩张停车位、层层转包或者变相承包、收费员“议价不开票”等乱象联系联华停车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裴长洲不仅回避问题,反而反复强调“这些问题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也不单纯是公司的问题”。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据新华社  编辑: 郭林
相关稿件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