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企业频道 > 企业家访谈 正文
村官浙商诸葛亨坤:发展乡村旅游业
兰溪市诸葛村党支部书记,诸葛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4年08月18日 10:47:26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诸葛村

  诸葛亨坤,诸葛村党支部书记,诸葛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1995年任职后,带领村两委,依托古村落资源优势,坚持以“保护为主,合理开发,有序利用,可持续发展原则”大力发展旅游业,为实现全村旅游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村里严格建房用地制度,科学规划新村,保持了设计和风貌与古村落的统一。目前,已有八十多户村民入住新村。近几年,诸葛村又逐步计划投入上亿元,实施农业休闲观光项目,已古村落为核心,开发生态休闲旅游,以缓解逐年增加的旅游人流给诸葛村保护带来的压力。经多年的探索,诸葛村成为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全国首批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全国生态文化村,景区年旅游综合收入3000多万元。

  700多年之前,诸葛大狮从青灰色的道袍中掏出罗盘和五枚铜钱,经历了连年的战乱之后,蒙古人统治了中原,作为诸葛亮的第27世孙,自称精通风水的诸葛大狮觉得有责任为后人寻找一块安全宁静的所在。

  最后,罗盘指向了高隆岗。来自龙游回原的天池山一路向东南逶迤,走到金衢盆地的西北缘后,就叫高隆岗。此处丘陵交错,山脉掩映,内藏一片平地,有山水汇集,可耕可住、可樵可渔。到明代中叶,高隆诸葛氏族已经成为兰溪望族,后裔以姓氏为地名,将高隆改称诸葛村,本名反而渐渐忘却了。

  700年之后,诸葛村依旧被群山环绕,只有一条曲折的小路躲藏在层层林木之后,如果没有330国道上醒目的指示牌,大多陌生的寻访者都可能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这块指示牌在1994年被竖立在大路旁边,在今天看来,这个曾经信奉韬光养晦的村庄,很早就意识到了自身的价值,并且果断冲向了市场。现在一张门票卖到120元的乌镇西栅头,那个时候,还只是一群退休工人喝早茶的地方;而现在蜚声海外的周庄,那时才刚刚被记录到余秋雨笔下,并不为太多人所知。

  缘起

  在寻访了许多中国古代村落之后,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委员会秘书长张安蒙开始诧异于诸葛村的平实和简单,“看上去并不像一个已经搞了13年旅游的地方。”

  实际上,说起搞商业,诸葛氏族的后人可以算得上是行家里手。早在北宋时期,诸葛村中的男丁,有半数以上都从事中药行业,许多人开药店创药行,成了老板,在金华八县所有的药行当中,诸葛村人占了多数。

  现在担任村中导游的诸葛健玲回忆,小的时候,村中杂地开满了金银花,制作中药的季节,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甘草香气。

  在外经商的诸葛村人如同到一定时间必须洄游的鱼群一样,把财富从四面八方带回故乡,正是这些盖着各个票号印鉴的银票和顺着浦阳江运送来的青砖、巨木和黑瓦,将这个村落建设成中国江南民居的经典。

  发现诸葛村

  元代的大梁和斗拱在村人的掩护下逃过了红卫兵的破坏,但却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到1991年,诸葛村中为了纪念诸葛亮而在元代兴建的大公堂濒临倒塌,清华大学中国古建筑专家陈志华先生抱着最后看一眼的急迫心情赶到村中,却正好赶上了当地已经筹得资金,正在修复的好消息。

  诸葛村让陈志华吃了一惊,他召来了清华大学的二十多位师生,在当地调查了一个多月,认为诸葛村是中国南方乡土建筑文化极具代表性的古村落。从此之后,诸葛村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如今担任了12年村书记的诸葛亨坤当时是位经营丝绸生意的小老板,他发现,越来越多的陌生人进入到自己生活当中,他们也许是画家、古建筑研究者或者仅仅是来看一眼的游人。他意识到,不管有没有山脉丘陵环绕,诸葛村最终还是要被他人发现,游客如同氧气,一方面能把火烧旺一些,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加快这里的锈蚀。

  变形和恢复

  诸葛亨坤在1995年担任了村书记,他接手的是一个已经开始变形的诸葛村。

  诸葛亨坤回忆,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大力发展旅游业,做大做强诸葛村,在这一政策的指导下,上马了“孔明苑”项目。

  这个项目的怪异之处在今天看来不足为奇,但在当时的决策者看来,却是一条能迅速拿诸葛亮的名气来赚钱的项目,其主要目标就是在诸葛村的保护控制范围内大兴土木,修建大量不伦不类、不古不洋的建筑。

  这个项目马上受到了文物管理部门和专家们的强烈反对,被迫中途停止,但是已经对诸葛村的自然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村口最美的出水口被破坏,留下了由房地产开发商修建的四十多间奇形怪状的建筑。

  诸葛亨坤咬着牙,用高于原价近10倍的价格,从房产商手中回购了这些房子和来不及建设的土地。“我当时就有一个目标,”他说,“诸葛村应该呈现出我小时候看见过的样子。”

  孔明锁

  今年五十多岁的诸葛亨坤从小在这里长大,在他的印象里,白墙黑瓦之上的蓝天里有鸟雀飞过,每户人家的篱笆边有白色的金银花缠绕,池塘边有人垂钓而鱼不上钩。从繁忙的330国道转入诸葛村,时间突然变慢,手表的指针仿佛被胶水粘住,不肯往前踏出一步。

  “我们出售的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他说。

  他的说法基本可以得到印证,即使是靠着旅游吃饭的小生意人,都没有其他景区里那种急吼吼想从游客口袋里掏钱的眼色。

  诸葛文昌在1994年之前是个修理工,之后就开始制作一种当地特有的木制玩具——孔明锁为生。他有间沿街的房子,打开门就是他的木工活工场。孔明锁是他用收来的旧樟木制成的,尤其是在刨木条的时候,这些原料会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樟木香气。

  诸葛文昌小的时候,这种类似于魔方的玩具是他们唯一的玩具,几乎每个男子都会制作,他承认自己手工更加精细一点,所以才敢拿出来卖。

  在他看来,诸葛村的游客并不多,“我也赚不了几个钱,”他斜靠在椅子上,“养养老而已。”

  七十多岁的诸葛来每天傍晚都要去诸葛村最有名的景点——钟池上的古井里打水,在没有通自来水之前,这口井一直是村民的饮用水井,到现在依然有许多村民用它来洗衣服。诸葛亨坤很喜欢用这个细节来作为例子,说明诸葛村中没有人为塑造、为了贩卖的景观。一切古老的,具有优雅气质的器物,依然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专家点评

  古村落“保护与开发”的样本

  中国景观村落评审委员会秘书长张安蒙

  诸葛村古建筑群的保护与开发是从上一个世纪中期开始的,经历了十多年的摸索,走出了一条政府指导下的村民自治的道路,在古村“保护与开发”双重趋避的矛盾中闯了出来。

  我们曾经在1998年、1999年走进诸葛村,今年的考察是第三次。

  我们发现诸葛村对村落外围环境的绿化、古建筑群的保护与修复、水质的治理与管理、村里街巷的卫生与美观、村民自制土特产品的门店或摊床的经营销售等方面所显示出来的秩序,显示出管理的成效。

  如果说我们曾经感到诸葛村在历史上依托自然山水始建的村落,由于历史与经济发展的多重原因,其基址周边的自然山水与人文景观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作为我们评审的“景观村落”要求尚有不够饱满的地方。但是,当我们看到上述这些变化,我们由衷地感到欣慰与赞赏。“景观村落”是人与自然的共同作品,诸葛村今天的发展有理由让我们相信它的明天会更美好!

来源: 浙江在线-浙商网  作者:  编辑: 郭林
相关稿件
最热新闻